首頁 小數君 詳情

[集團]
中國數學第一人,與愛因斯坦談笑風生,一手創立三大“戰爭”機器!2019-05-10 1365

他站在講臺上,臺下十幾個同齡的小孩看著他,他緊張的看著要朗讀的作文,聲音有點顫抖的開始讀道,我有一個夢想,我想變成一顆星星,給迷失的路人照亮方向,如果可以選擇那一天的話,我希望就在10月28號,因為這一天是我的生日。臺下的小孩哄然大笑,你不可能變成星星的。他強忍著眼淚 ,聲音小到只有他自己能聽到,我可以的。

1911年10月28號,他出生在浙江嘉興秀水河畔的一個書香世家。他的父親,由于長期工作在外,所以他是由祖母帶大的,祖母對于這個祖孫是十分寵愛,到了該上小學的年齡,由于害怕這個祖孫在學校里被欺負,上了一天小學以后,就一天,就把他帶回家了。回到家以后,他就跟著祖母燒香、拜佛、念經,阿彌陀佛,然后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就是六根清凈,出家為佛。

可是恰好他的父親回家過年,看到自己的兒子在學習上有很大的天賦,就教了他阿拉伯數字及四則算法。父親走后,嫌無聊,他開始看起了家里的《筆算數學》,那時候,他就像發現了一個新的世界,瘋狂般的吸收這本書的知識,然后從那時候起,他的人生走上一條他自己,父親,祖母,都不會想到的道路。

9歲那年,只念過一天小學的他,以優異的數學成績考進了當地最好的中學,那時候的他,已經可以解比較復雜的數學題。
11歲的時候,由于父親工作原因,舉家北遷到了天津,次年他進入了當地的扶輪中學。
他在校刊上發表了一篇關于《科學與宗教》這樣寫道,“科學的目的,在尋覓宇宙間已經進行的法則,描摹自然界一切現象,將結果歸納到極簡單極完全能證明的名詞。”這一年,他連跳兩級中學畢業,
然后他通過自學幾何,以第二名的成績考進了南開大學。那一年,他十五歲。

由于害怕物理實驗,他在南開選擇了只有一名老師的數學系,一個系,只有,一名老師,而就這位老師,對他未來的人生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,這個老師叫,姜立夫。60多年以后,他回憶起姜立夫時說道:“我從事于幾何大都虧了我的大學老師姜立夫博士。”由于系里老師少,忙不過來,他開始幫老師改卷,并且學校給他開設了“高等數學”課,讓他當老師,那一年,他大三,19歲。

在南開大學畢業以后,他來到了清華大學讀研,在清華,他確定了自己的一生的目標,“微分幾何”。

那時候他在清華勤勤懇懇的學習著,幻想著有一天能在清華研究出自己想要的東西,直到有一天,現實打了他一錘。那時候國外有名的數學家布拉施克來到清華,做了一組題目為“微分幾何的拓撲問題”的演講,他發現自己所驕傲的研究在這些國外數學大師面前根本不值一提,所以,清華研究生畢業以后,23歲的他,遠渡重洋來到德國漢堡大學向布拉施克求學。

25歲他博士畢業,在布拉施克的力推下,來到巴黎跟隨在當時被稱為“微分幾何學之父”的嘉當做博士后研究。跟隨嘉當一年以后日本全面侵華戰爭開啟,他毅然放棄了嘉當的挽留,只身回到中國,直奔由北大、清華、南開組成的長沙臨時大學,“西南聯合大學”,開啟了他的教書生涯。

諾貝爾物理學獎楊振寧,還有王憲鐘、嚴志達、吳光磊、張守廉、黃昆等國內外知名的學者,都是他當時教出來的學生。教書育人之余,他也開始閉門苦讀嘉當的論文,思索許多沒有人思考過的問題,但是就像殘本的武功秘笈一樣,他始終無法踏出最后一步,功德圓滿。

1943年,他為了心中的理想,接受了維布倫和外爾的邀請,來到普林斯頓研究院。那時候他接觸了許多世界頂尖的數學大師,還和一個叫愛因斯坦的同學探討包括廣義相對論在內的各種課題。愛因斯坦,是的,你別覺得是重名還是誤會,就是那個愛因斯坦。然后他就像找到了武功殘本一樣,開啟了他的“數林”時代。

攝圖網_400098517_banner_副本.jpg

在兩年間,他發表了兩篇劃時代的論文,《閉黎曼流形的高斯-博內公式的一個簡單內蘊證明》、《Hermitian流形的示性類》。他的名字,在一瞬間傳遍了整個數學界,陳省身。而著名的“陳省身示性類”,對整個數學界乃至理論物理的發展都產生了廣泛而又深刻的影響。

1946年初,《美國數學會通報》發表陳省身長達30頁的重要論文《大范圍微分幾何的若干新觀點》,標志著陳省身作為現代微分幾何領袖的歷史地位已經來臨。但是你以為這就結束了么?不不不,還沒。

1946年,他回到中國,在姜立夫的推薦下,他建立了中央研究院數學研究所。陳國才、王憲忠、吳文俊、楊忠道、嚴志達等都是他的學生。

1948年,他推遲不過好友韋依的一再邀請,再次前往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,然后又培養出了一大批超級“bug”的學生,廖山濤、沃爾夫(J. Wolf)和野水(Nomizu)一系列名字赫然在列。

1978年,在美國的請求下,他在伯克利大學建立了美國國家數學科學研究所,他當任第一任所長,伯克利大學數學系也在那時候崛起成為世界數學中心。在伯克利大學他也帶出了一個叫丘成桐的學生,就是那個第一個拿了菲爾茲獎的華人。丘成桐在回憶起老師的時候說道,我很榮幸師從一位偉大的數學家,先生對我的學術生涯,無論數學上還是個人修養方面,都有著深刻的影響。

在1979年的時候,世界各地300多名數學家集聚伯克利,他們高聲齊唱,把頌歌獻給陳省身:“向陳省身致敬!數學的偉人!

1983年他回到中國,又以一己之力創辦了南開數學研究所,在1980年,他提出的一個目標震驚了整個中國,“在廿一世紀中國成為數學大國”。而從那時候起,到2004年生命的盡頭,他,二十年如一日,始終為著這一目標,“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”。

而在2002年世界數學家大會在中國召開,也象征著中國成為世界數學大國的夢想,已經實現。他的一生不僅在學術上有著巨大的貢獻,而且在教書育人上也令人望塵莫及,直接帶出的博士生就高達60位,間接的多的數不清。

2004年11月2日經國際天文學聯合會下屬的小天體命名委員會討論通過,將一顆由國家天文臺施密特CCD小行星項目組于1998年2月15日在河北興隆發現并擁有命名權,永久編號為1998CS2號的小行星命名為“陳省身星”,以表彰他對全人類的貢獻。而國際數學聯盟(IMU)特別設立了“陳省身獎(Chern Medal),用來紀念先生在數學上的卓越貢獻。

楊振寧這樣評價他的恩師,

“天衣豈無縫,匠心剪接成。

渾然歸一體,廣邃妙絕倫。

造化愛幾何,四力纖維能。

?千古存心事,歐高黎嘉陳。”

而這首詩,在數學界被廣為傳頌。

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“數學競賽的那些事兒”,轉載請獲原作者授權。

圖片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立刻刪除。

3

浙江快乐12图表走势图表